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隔輩人之間的愛意

2013.11.28
姥姥老了,戴著老花鏡為你縫著冬裝和夏衣。你稍一離開,便又跑到姥姥的夢裡。你的一言一語,你的幼稚童趣,姥姥記得那麼清晰,你的一切都成了姥姥生活的動力。你是姥姥的心肝,你是姥姥的寶貝。姥姥悠閒的生活,一直旋轉在對心肝、寶貝的愛裡。

二零一三年二月
一聲歡啼,一陣欣喜,我迫不及待地跑向哪裡,按耐住激動地心,雙手輕輕地將你抱起。
看著,仔細地端詳著,臉龐、鼻子像爸爸,眼睛、嘴巴像媽媽。長長的睫毛,修長的身軀,纖細的手指,諾大的一雙腳啊,我突然發現,尖尖的下巴像我,是姥姥的。
抱在我的懷裡,輕輕地撫摸、輕輕地親昵。親不夠、看不夠啊,說不清個中道理。你的溫暖,暖的姥姥的汗珠直往下滴。啊,熱乎乎濕漉漉的一片,原來你開啟了尿的河堤。一陣陣異味撲來,我用手將他揩盡清洗,朗朗地歡笑、無言地親昵,淹沒了那“異味”的氣息。
你咿呀學語,蹣跚步履,你開始了頑皮。吃完飯將碗扣上頭頂讓碗站立;你用好奇心探索著危險的秘密;你時不時地用手摸摸姥爺的鬍子,看他長得齊不齊;扣扣他的鼻子、眼睛,看看姥爺的眼睛裡能否看見你自己;寒冬裡你把電扇打開,一轉身你又搗鼓電視機……。那一幕幕,一件件,刻印在姥姥心裡、記憶裡。當你繞著口第一聲喊姥姥時,我卻不知身在雲裡還是霧裡。是你讓我邁上了一個臺階,是你讓我倍嘗隔輩人之間生活的歡愉。
如今你長大了,會拿筆劃了。姥姥的床單上、枕巾上、牆壁上、書本上到處都飄灑著你塗鴉的筆跡。你用筆劃著你的媽媽,畫著花草、太陽、雲朵、房子,畫著各種形態人物的笑臉。特別是當你第一次手舉著信封對姥姥說,“姥姥這是我寫給你的信”時,我激動得說不出話來,用顫抖的手將他打開,看著你用“符號”表示的語言,樂得我混不清東南與北西。這是你對我的愛,也是我們心靈的交響曲。姥姥笑著、看著、收藏著,希冀著你成為姥姥心目中的才女。
姥姥老了,戴著老花鏡為你縫著冬裝和夏衣。你稍一離開,便又跑到姥姥的夢裡。你的一言一語,你的幼稚童趣,姥姥記得那麼清晰,你的一切都成了姥姥生活的動力。你是姥姥的心肝,你是姥姥的寶貝。姥姥悠閒的生活,一直旋轉在對心肝、寶貝的愛裡。
……
這就是愛,隔輩人之間的愛意。多情總被多情誤
化作今生的擦肩
寒くなっ
小さな戀人たちの
習慣這座城市的孤獨
沒辦法停止腳步!
彼女の言い分もよくわかる
雛菊花語
自分の文体がない方
家鄉花盆裡的田園

到達人生的終點站

2013.11.22
恍恍惚惚由懵懂的少年轉為了如今三十不足,二十過半的青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二十五載歲月,時走時停。駐足徘徊時,不知時間已在催促停留的腳步,讓無情的歲月在記憶裡留下痕跡。

迷茫的望了眼天際,陰沉的天空寂靜如常,除卻間隔的飛機轟鳴聲,我似乎看到了陰霾中閃現過數位昔日熟悉的身影。止不住的仰天呐喊,得到的只是,望斷前行路,回首憶斷腸。寒風路過帶走了身體的溫度,留下落寞的背影,一切都如夢般遙不可及。今日突遇昨日,一夢仿佛時光的逆轉,歲月的輪回,一切靜待翹首凝望,如詩如畫般鋪滿荒蕪的腦海。

時光逆轉的青澀年紀,那時的所有都是用來揮霍與浪費的。用掉整個青春韶華博得過去的殘垣斷壁;用掉所有的歡聲笑語換來此時的獨依獨畏;用掉所有的真摯與期盼迎來那時的轉頭一切盡成空!留下不可改變的青春。那時不知時間為何許,整日在試題與睡覺中度過。課堂的枯寂生活讓所有青春年少的孩子們留有壓抑,懂得探尋的人開始尋找突破。我亦在那時追隨前人的腳步找到自己的方向標,開始了一段如今回憶涕笑皆非的青蔥歲月。

一段故事的開始總伴著另一段故事的結束,發生在我印象中的那段故事,如今想起滑稽又顯無奈。如果說無意中的站在了,好友與其傾慕物件者之間,是一種橫刀奪愛或者第三者插足,那我顯而易見就是屬於這一範疇。暗戀是痛苦而糾結的,你不敢去表白,只能在心裡YY,只能在背影下開懷,只能在別人做出抉擇時暗自神傷。如今認為,有時錯過了反而是一種幸福,因為在無法做出正確判斷的年紀,判斷了一件事情,為這買單的肯定是義不容辭的。懵懂的年紀,懵懂的心,那個時候意志力與自我控制力是薄弱的,恰巧在那個時候上天跟你開了個玩笑,讓你變成了主角,狠狠的拋棄了一直想成為主角的人。一段本不該開始的故事在不適適宜的時候開始了,現在回想起,倘若我不是主角,那該是多麼的令人感到慶倖。時間不可逆轉,回憶不可重演,我選擇的只是記錄,努力的回想一些幸福的瞬間,行雲流水的記錄許多悲傷的片段。

那個時候身為八零後生長於農村的我,家境很不殷實,雖然在手機已經普及的年代,我們所用的交流工具仍然是紙條與筆記本。在無聊的課程裡,休息的空擋裡,如斯的黑夜裡,尋著各異的墨香,聞聽莎莎的紙筆聲,寫下一段又一段稚嫩的思念。難尋的週末相約一起登山,駐足小溪,踏訪楓林,在群山環抱的校園裡,大門外面的一方世界,樂趣無窮。采來野花三兩片,盡顯心意一方田……

我們很多時候都在想著開心的事情接二連三的不斷發生,傷心的事情從此不再光顧自己,但這些理想一般的東西除非上帝真的存在而且還是你家爸媽的時候,或許我不需要多說什麼。那麼你無法逃避的總會在你的意料之外發生,絕不會像冬天總在11月份之後慢慢的到來一樣讓你知曉。很多人都喜歡冬天,喜歡他裝點世界的美,喜歡他無意間給予的溫暖。我們不能堅決的說一件事的絕對性,就像冬天不一定給人的就冰冷,就像冬天說不定他可能是個有情感的人而並非死物。因為有的時候,冰冷刺骨的嚴冬會不舍離去,炎熱躁動的夏季卻飄然來臨。第二次高考就在這個時候來臨了,背負著滿滿的自信離開校園,換來滿滿的失落遠離故土。暑假的到來沒有給予太多的欣喜,高考的失利在那個年紀是痛苦的,更何況是兩次的失利。就算本著散心的目的,隨姐姐來到上海,混吃閑玩肯定不是我的作風。就這樣暑期工進入一家酒店做服務員成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苦於累在那時沒有感受的太真切,只是很開心的每天上班下班,剛好借此可以沖淡一下高考帶來的心情。然而這個還未解決的時候,另一個令人難過的事情發生了。情感的再次失利讓剛有些平靜的心又開始躁動起來,相比於高考的糟糕心情也並未想到不再回來,然而這件事的發生卻讓我有就此留與滿眼陌生的上海的衝動。我可以想到那時的心情是悲痛的,有過好多個念頭,不想在回來了,就留在陌生的上海吧。那個時候不知道服務員有多麼的累,工資有多麼的低,只想著,其實那樣一天又一天的生活,自己感覺很開心,沒有憂傷,沒有痛苦,這一生就這樣,自是再好不過了。如今想來那時的自己過於癡傻與稚嫩,她人離開的藉口讓人笑不停歇。幾年的青春軼事,在整個人生的旅途中是短暫的,現在寫著那些往事,記憶的不是太全,只能很努力的去回想,去找那些年留下來的紙條,筆記本,明信片,大頭貼等等。人們往往對現在發生的事情很在意,甚至憤怒。但當時間的轉輪轉過幾圈,幾十圈後,再想起來,有時會一笑而過,有時會萌發一絲感謝,又或者完全憶不起來,當然,我肯定不能排除在此列。早已忘記那些年留下的恨意,感謝情感生命中有這麼一個人的加入,讓稚嫩的孩子有了一絲男人的雛形,雖不得如始如終,也是如今的期盼與慶倖。人生情感旅途的第一站安全抵達,一個人上車一個人下車,下一站不知將如何。

南雁將行,秋風相送,逝去的流年在光與暗中漸行漸遠。遙望永恆的虛空,星光璀璨,不落的銀河如行進的真龍般橫跨整個星空,卷起絕世凶濤,不時讓過旁的星辰黯然失色。然卻唯有一顆極速前行的星辰,光華耀眼,散射的光輝灑滿星空。絕美的輪廓如天之嬌女般令遠觀者永世沉淪,想必是那片星空無法承載你的容顏,決定降臨凡塵,讓往昔的我與之相遇。願永世輪回只待轉世的一刻一堵你不變的容顏,情,就在那一刻情定永恆。

人生情感旅途第二站始發,終點翹首以待。

那是一個出秋的清晨,偌大的校園顯得格外寧靜,鳥兒清脆的鳴唱,為這份寧靜加入了別樣的風景。拂過臉龐的微風像無疵的少女深情的一吻,留下一點濕意,讓人流連忘返。深深的呼吸,大口的呼吸,忘我的感受這難尋的一刻。哢,哢,哢……突來的腳步聲打破了這一切。抬頭遠觀,齊肩的長髮烏黑澤亮,清風略過如跳動的精靈在翩翩起舞,黑色的T恤,深色的牛仔褲,搭配的簡單而帶有一絲嚴肅,曼妙的身材也被勾勒的風采神韻。迫不及待想要走近,一觀如此的神韻將有怎樣的容顏。大大的眼睛透露出一絲靈氣,寫滿天真與善良,圓潤的臉龐,白裡透紅。寫到此刻我“似乎”是想起了那時第一次見面的場景,(不得不插一句,用似乎這個詞只能代表我是在掩飾,因為我直到現在仍然清晰的記得那時的一切)不得不說現在想起,寫起,對於外貌有很多的誇張,對於現階段人們對於美女的評判標準,她肯定不會被納入,哪怕是多如牛毛的海選也將會拒之門外。但是美在每個人心中的定義都是不同的,對於我,她的出現就是那時的我眼前最亮麗的風景。幻想中的開始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容易,艱難的程度令人發狂,可能是沒有經驗導致的結果,但堅持不懈的去做一件事,一直是我的良好品行。記憶中那年的中秋節合肥的月亮格外的圓,景色格外的美,就連空氣也沒如今這般污染嚴重。懷著熱切心情,意外的約到一次吃飯的機會,故事的預想是好的,過程卻是波折不斷,由於處於新學軍訓階段,急匆匆的見面,草草的結尾。令人開心的是飯桌上的尷尬與波折顯而沒有影響到接下的賞月環節。想像中彼此手挽手,背靠背,或閉目思緒遨遊,或抬頭仰望憧憬未來。但當故事發生時又是另一番情景,雖然沒有想像中的浪漫,但卻更令人記憶深刻。

我躺在長滿綠草的操場上,睜開眼除卻望見透著皎潔的圓月,還有一對略帶閃躲的眼神,與嬌羞的臉龐。我們沒有手與手的相挽,沒有背靠背的溫暖。有的只是情絲的初始萌動。離別前的雙眸相送,透過髮膚的感受到可能又有一段故事將要發生。

那是一個令人激動的夜晚,當夜幕悄悄的降臨時,煥然一新的我與相伴的室友們準備前往定好的飯店,品嘗豐盛的美食。別人惦記的可能是今晚第一次寢室聚會,會是什麼場景,有誰能喝倒全場,有誰醉的不醒人事。酒桌永遠是驗證謊言與真誠的奇怪場合,男人之間的交流從來離不開這裡。我想的是今晚有另外一個人的到來,激動的所在便來源於她。那天是我入學來的第一個生日,2008年9月30日(農曆九月初二)二十一年前我出生的日子。借著慶生的機會順利的又一次約到了,飯局的開始與結束並沒有太多令人關注的地方,除了彼此的大聲勸酒,說話,打罵想不到還有什麼其他的東西。那時是這樣認為的,可能也沒想過這些細緻隱含的細微。今天寫起來突然感覺,當時的氣氛應該是微妙的。記得當時我坐的是主位,也就是中國常說的重要的人坐得位置,正對門,上桌,她居於我身邊,默默的觀察了數次,整個席間,她只是安靜的居於那裡,很少動筷子夾食物,也很少說話,間隔間會輕輕的波動她的秀髮,然後慢慢的屢向耳後。這個動作簡短的幾十分鐘做了無數次,可能室友也有發現,狹小的包廂裡格格不入的插曲流動與吵鬧的氛圍中。然而有的時候永遠想不到的並不代表不會發生,對於一群喝了酒的男人來說,起哄那是酒桌上必不可少的下酒菜,他們不會管其中的主角是否尷尬,關係是否還很疏遠。當酒精在腦海裡不停肆虐的時候,動物的本能在那一刻完全爆發,開心與憤怒都只是屬於自己,旁人的一切與自己連毛線都扯不上。我想我也是男人,我也喝了許多的酒,對於酒量不高的我,動物的特性表現的更加淋漓盡致。在一群動物嚎叫著讓另一個動物去“親一個,親一個”的時候,另一個動物仿佛是受到了無窮的鼓舞一般,奮力的撲上去,帶著厚重的酒氣,貼上了芳香的臉頰。觸碰的一刹拉,心裡好像聽到了一個東西的破碎,迷糊的腦袋晃了晃,有些醉熏的眼神偷偷的看了下,身邊的她,短暫的驚愕,稍後便是憤怒的扭頭拿包走人。霎時間所有人都呆了,本來吵鬧的包廂也徹底的安靜了,上菜的服務員也立于門口不敢在入內了,搖搖晃晃的走出包廂,飯店大廳內的客人也張嘴疑惑的看著大門的方向,一動不動保留前一秒的動作。有一種錯覺讓我感到這個世界難道靜止了,只剩下我與她還可以移動,當我追出大門外,看到熙熙攘攘的街流,原來我是真喝多了。我與她不是一所學校,二者相聚的距離將近三站公車,往常或者一直都是走著去,走著來,來來回回一直走了三年。誰也沒想到發生了那件尷尬的事情之後,那晚的走著去成了接下來三年的首發次。

許多時候我們都在計畫著未來,想像著未來,精心的準備下一秒自己要幹啥,第二天要做什麼。很多人善於做這些,計畫做的很詳細,總能毫無分差的預料到接下來要做的事,一切都這麼的有條不紊。曾經我也是這樣的人,包括現在一直也保留著這個目前為止我認為搜刮我全身僅能找到的一點好的東西。但這段感情的開始,卻打破了當時所有的預料。沒有因當時的憤怒拒絕反而順利開始,開心是不容置疑的。像許多同齡人一樣,閒時的逛公園,在彼此餐廳吃飯,週末相約一起爬山,逛街,參觀各自的校園。當然從來都是去參觀別人的校園,自己的校園實在沒啥參觀,誰願意去參觀站在校門口就能很輕鬆的看到最後面的圍牆的校園呢,有的校友可能會說校園雖小,但一個校園的內涵絕對不在與它的大小而在於它所能給你帶來什麼,那麼我想說,它不僅小,破,舊,爛,其他好的反正我是想不起來了。別跟我說他的軟體設施好,我承認確實有那麼幾位老師的教學品質還可以,我受用匪淺,但那只是少數,其他的我不做多說,安徽經濟管理幹部學院東區,本部,歡迎各位有時間去參觀,會給你不一樣的驚喜,如果你有幸在裡面居住幾年,那麼恭喜你,你中獎了。針對母校我並不想多麼給力的去黑他,畢竟培育了我三年的上網與蹺課。我承認我不是個好學生,也不是個對於學習主動性很強的學生,所以我並未對他產生多少濃厚的興趣,包括離開後對他負面的宣傳。唯一留給我的,應該感謝他的想必也就是那一段三年多點的情感生活吧,記憶中或許是時間過去的久了點,加上這幾年記憶力的不斷退化,能想起的也只是那麼幾個斷斷續續的片段,開心的占絕對的領導性,不開心的直到寫到這裡還未想起來。印象中這三年應該是記憶最深刻的了,預料中也應該是這篇文章中佔有字數最多的,但現在想起,可能是自己錯了,寫到這裡其實已經想把故事收尾了,哪怕是還沒有結局。但目前這個社會,又有多少故事是真的有頭有尾呢?網路小說常被讀者噴爛尾,樓盤常有資金斷鏈爛尾,朋友之間的約定泡湯等等,發生在你我身邊的這種事,不用再說的過多,只需要一個引子就會像洪水氾濫一樣充斥著狹小的腦空間。

深秋的相識,初冬的相戀,晚冬的分手,短短的三個春秋,似乎是驗證了什麼。你得到過你少女時代幻想的愛情,我得到過我夢裡追求的真摯,只是雙方都違背了十指相扣時許下的諾言。我留下後悔的歎息,你流下惋惜的淚水,開始的讓人毫無準備,結束的匆匆忙忙。那一晚的一切都如往常,只是夜沒有開始時那般明亮,彼此沒有開始時那麼輕鬆,你為許多的“命令”低下了高貴的額頭,我被背上的包袱壓彎了腰。我們手握手,微笑著,送別各自離開聚散無數次的四牌樓公車站。汽車發動的那一刻,我知道發動機的轟鳴聲不僅要帶我回到溫暖的房間,還有給我們的愛情鳴響結束的哀曲。

人生情感旅途第二站抵達,身心疲憊,遍體鱗傷。2個人上車一個人下車,下一站無比迷茫。

沉淪,墮落,迷茫可以說是整個2012年絕大部分時間的代言詞,我不是個迷信的人,我相信科學,但對於2012年本命年所發生的一切,有些動搖了我一向的觀點。整個12年都是一個悲劇,無論是工作,生活,甚至是情感,當然那時沒有情感,可以說情感已經被自我封閉起來,中間發生過的一些插曲也是枯寂的心想要得到些泉水的滋潤,並非如過去那般用心,萬事萬物皆有其因果,這也導致了,可能不是插曲的最後變成了插曲。傷已經不會再有,倘若舊傷未複,新傷接連不斷的添加。那我便早已化為一粒灰塵隨風飛舞,跨過高山,越過海洋,免費的遊歷全世界,雨無法沖走我,雪無法掩蓋我,雷無法震碎我,電無法毀滅我。我只是一粒灰塵,從焚化爐中飄出的灰塵,帶著所有人的希望探索著未知的路。顯然我沒有做到這些遙不可及的事情,我仍好好的活在當下,我在努力的構建美好的未來,迎接更好的愛情。

生活就是這樣充滿著讓你無法預知的驚喜,裡面夾雜著嬉笑怒駡,悲歡離合,只有經歷了才能成長,只有成長了才能構建更好的生活。經歷是伴隨著整個人生最重要的一個節點,每跨出一小步,生活美麗一大步。

人生情感旅途第四站首發,終點婚姻禮堂ところが 小小島顯得那麼淒美而孤寂 人生在演繹姹紫嫣紅 擁抱你,家鄉的秋天 我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 感受與大自然的親密接觸 醒後卻終躲不過命運的劫數 此時的自己已經不像自己 你就是我要幸福的理由 とっくに夏は終わり

堂正做人,乃為正確之處世之道

2013.11.12
時下看到網上流傳著這樣一句話“懂我的人不用解釋,不懂我的人沒必要解釋”.乍讀此句,甚覺飄逸灑脫,細細品味方感此語有所不妥,筆者才疏學淺,只略示異議,薄提質疑:你憑什麼不解釋?

按此語首句字面釋義“懂我的人不用解釋”,即為凡是懂你的人,無論你做什麼都不用費心費力的去解釋為什麼,那麼試問:誰是懂你的人呢?父母,妻子/丈夫,兒女,兄弟姐妹,抑或是摯愛密友?無論是誰,在這個世界上真正懂你的人只有你自己,在你做任何有疑義的事情之後,你就應該給予他們以解釋,這既是對他人的尊重,也是對自己的尊重。從另一重意義上來說,這是一種義務和責任。

“不懂我的人沒必要解釋”看似寓意清新,高遠不羈,置世俗陋見於腦後,心安理得地從容走著自己的人生路,頗有些走自己的路,任他人評說的瀟灑,但以筆者陋見,此乃心虛膽怯之為。人,傲立於世。堂堂正正,當自己的言行遭到人們的質疑時,應就此給出實事求是的解釋,以此讓人們釋懷,獲取眾人之理解,何必要遮遮掩掩,自命不凡呢?

人之立於世,可遇坎坷磨難而信心恒定,堅毅直前,也可遭世人誤解而痛苦不堪,但人之向善,德必先行,磊落處事,堂正做人,乃為正確之處世之道。
時間定格在這一畫面 一個人的人生,一個人的世界 我思念的人,不知道他今天安好! あの時は笑って済ませたのだが 私はこんな感じですが 短暫的幸福是否停留過? 命運自有心意,只有竭盡全力! 只要在我眸中 娃娃要吃香饃饃… 我只能把自己當男人用!

淺如約,夢醉江南!

2013.11.07

霧裏春秋,夢裏江南,踏一路青石,攜一身細雨,看遍古橋夕陽、杏雨弄巷,采一朵清雅安然,淺擱輕放,待歲月婉轉、年華老去!

————題記

十月的江南,氣候依然溫和,踏在古老的青石板上,一種熟悉感纏繞心頭,仿佛這是我前世就曾來過的地方,與今生重疊交匯,如一縷塵香,在經年裏經久流轉!

多少人,如我一般,攜著一縷淡淡的心緒,來到這裏,又如塵埃一般,悄然離去?湖畔綠柳、古橋夕陽、桃花弄巷、杏林煙雨,古老的青石板上,留下多少憂鬱和感傷?流水緩緩的路過,那一頁孤舟,那半開的窗扉,莫非就是我筆下傷感的文字?忽然想起早年間,我曾經寫過一篇關於江南傷感的愛情故事,如今,我站在這裏,古橋老樹依舊,卻早已不見當年那撐著油紙傘婉轉撫箏、如丁香般的女子,或許,她早已離開,又或許,她早已做古…

晴煙冉冉,殘秋正堪雁南飛,幾番風雨、遙山羞黛,又輕把斜陽還歐鷺,吳宮裏,隱約傳來幾聲哀歎,是吳王輕患?還是佳人輕怨?數輪春秋已逝,是誰還在守著那如花承諾,靜待花開;煙雨如夢,纏繞幾許清愁,散落幾許哀怨,吳王的宮殿裏,始終徘徊著淡淡的愁緒,誰說往事如風、轉瞬即空?我分明看到吳王手握清酒、一飲而盡的畫面,又分明看到吳王悔不當初、拔劍自刎的畫面,又仿若看到佳人掩面輕泣的哀傷……

“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夕陽西下,我獨自憑欄,幾葉扁舟,櫓聲悠悠,溪水潺潺,仿佛只有江南,才能如此這般寧靜與恬雅,就如此這般,緩緩的流進心底,緩緩的流過唐詩宋詞元曲、緩緩的流過戰場廝殺馬鳴、緩緩的從江南裏流過,搖進而今的如畫江南、搖進而今的歲月…..

都道江南好,誰不憶江南?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如此一行,此番風景依舊,曾經刻在它人畫作裏的煙雨江南一一呈現在眼前,此番,垂柳依依、陽光氤氳、夜來紅燈初照,如若此時能有一番風、一番雨,撐一把油紙傘,踏一路青石,佇立橋畔,讓氤氳之雨沾濕青衣,順著油紙傘的傘尖輕滑而落,隨風淺入水中,蕩起絲絲漣漪,如江南女子秀麗的淚痕,憂傷卻不失溫雅。

新江小舟融融月,柳絮輕飛淡淡風,江南的水,總有一種靈性,似乎穿越千年,懂得千年的悲喜,幾番悠閒、幾番旖旎,在流動中尋求一份寧靜祥和,仿佛一幅古老的畫卷,只消你輕輕一觸,便如點點輕風柔思,住進你心頭,此時,任你有千頭萬緒,也因這一水一江南,而慢慢釋然,歸於平靜。

然而,不知何時,我迷上了這裏的每一扇窗,或許因為“小軒窗,正梳妝”這樣的清新、這樣的淡淡情絲。每至一處,我都會站在古香古色的紅木窗前,靜靜的佇立,久久不肯離去,江南的每一扇窗,於我來說,有著一種獨特的魅力,兩扇也好、三扇四扇五扇也罷,每一處,都不盡相同,小巧雅致而不張揚,如同一個滿身詩意的女子,讓你怦然心動,走過烏鎮,整排的窗子肆水而開,帶著濃重的書卷味兒,在江南水鄉之上,奏響一曲千年的江南之曲。我仿佛看見在坐在牛背上吹蕭的牧童、散學歸來的學童、背著魚婁歸來的魚夫、搖櫓歸來的船家….想來每當夜深人靜,這一排窗林深閉,石橋上談天的人們早已散去、小船輕輕依在岸邊、小巷歸於平靜、明月升起,你我各自一句最後的道別,如同這一灣水,流進夜空,閃爍成一盞盞紅燈,掛於天際,何等的瀟灑,何等的自如,又何等的愜意!

江南之美,美於水,美於古典的樸質,淳香而清雅,如一杯清茶,緩緩的流入心底,讓你忘記塵世的煩憂,滌盡一身的塵埃,任古詩古韻的山水、任詩情畫意滌蕩你滄桑的容顏。江南始終有太多的文化氣息,亭閣、畫舫、油紙傘、青石路、楊柳岸、曉風殘月,讓人不自覺的回到盛世年代的江南,感知曾經的文人心境,探尋歷史彌香的墨客書香,在這裏,可以無端的想起那些過往的美好,婉爾一笑,任你揮毫潑墨、追尋夢裏的心緒。New Jersey second home owners Cruz in Iowa's claim A paper not old youth I remember, I came to The red maple falling again In the winter of meditation Pure time Columbia revolutionary armed forces had burst into tears The 150 job los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