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隔輩人之間的愛意

2013.11.28
姥姥老了,戴著老花鏡為你縫著冬裝和夏衣。你稍一離開,便又跑到姥姥的夢裡。你的一言一語,你的幼稚童趣,姥姥記得那麼清晰,你的一切都成了姥姥生活的動力。你是姥姥的心肝,你是姥姥的寶貝。姥姥悠閒的生活,一直旋轉在對心肝、寶貝的愛裡。

二零一三年二月
一聲歡啼,一陣欣喜,我迫不及待地跑向哪裡,按耐住激動地心,雙手輕輕地將你抱起。
看著,仔細地端詳著,臉龐、鼻子像爸爸,眼睛、嘴巴像媽媽。長長的睫毛,修長的身軀,纖細的手指,諾大的一雙腳啊,我突然發現,尖尖的下巴像我,是姥姥的。
抱在我的懷裡,輕輕地撫摸、輕輕地親昵。親不夠、看不夠啊,說不清個中道理。你的溫暖,暖的姥姥的汗珠直往下滴。啊,熱乎乎濕漉漉的一片,原來你開啟了尿的河堤。一陣陣異味撲來,我用手將他揩盡清洗,朗朗地歡笑、無言地親昵,淹沒了那“異味”的氣息。
你咿呀學語,蹣跚步履,你開始了頑皮。吃完飯將碗扣上頭頂讓碗站立;你用好奇心探索著危險的秘密;你時不時地用手摸摸姥爺的鬍子,看他長得齊不齊;扣扣他的鼻子、眼睛,看看姥爺的眼睛裡能否看見你自己;寒冬裡你把電扇打開,一轉身你又搗鼓電視機……。那一幕幕,一件件,刻印在姥姥心裡、記憶裡。當你繞著口第一聲喊姥姥時,我卻不知身在雲裡還是霧裡。是你讓我邁上了一個臺階,是你讓我倍嘗隔輩人之間生活的歡愉。
如今你長大了,會拿筆劃了。姥姥的床單上、枕巾上、牆壁上、書本上到處都飄灑著你塗鴉的筆跡。你用筆劃著你的媽媽,畫著花草、太陽、雲朵、房子,畫著各種形態人物的笑臉。特別是當你第一次手舉著信封對姥姥說,“姥姥這是我寫給你的信”時,我激動得說不出話來,用顫抖的手將他打開,看著你用“符號”表示的語言,樂得我混不清東南與北西。這是你對我的愛,也是我們心靈的交響曲。姥姥笑著、看著、收藏著,希冀著你成為姥姥心目中的才女。
姥姥老了,戴著老花鏡為你縫著冬裝和夏衣。你稍一離開,便又跑到姥姥的夢裡。你的一言一語,你的幼稚童趣,姥姥記得那麼清晰,你的一切都成了姥姥生活的動力。你是姥姥的心肝,你是姥姥的寶貝。姥姥悠閒的生活,一直旋轉在對心肝、寶貝的愛裡。
……
這就是愛,隔輩人之間的愛意。多情總被多情誤
化作今生的擦肩
寒くなっ
小さな戀人たちの
習慣這座城市的孤獨
沒辦法停止腳步!
彼女の言い分もよくわかる
雛菊花語
自分の文体がない方
家鄉花盆裡的田園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