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一個關於城市,關於成長的記憶

2013.12.05
曾經有沒有這樣一幅場景出現在你的面前:喧嘩的街頭,幽暗的小巷,一堵牆,將其牢牢系在一起,一人,站在這頭和那頭的分叉口,不知該往哪走。

帕慕克曾經在他的《伊斯坦布爾:一座城市的記憶》裡這樣說到:我依附於這個城市,只因她造就了今天的我。是的,一座城市的偉大之處,不在於它修築了多少高樓大廈,不在於它延伸了多少蜿蜒小道,不在於它孕育了多少人口,更不在於它貢獻了多少經濟價值,在於它是否產生了一種文明,一種對自身發展有所影響的東西,這種東西,我們姑且稱之為:精神。

還記得年少時麼,一個人穿梭在一座城市裡所有的大街小巷,看著因年華而腐舊的老屋,看著因天黑而幽暗的巷道,看著因歲月而傾塌的牆壁,你是否會想到很多年以後,我們再也看不到這些關於一座城市的記憶麼?我想,這種記憶無法被替代,就像一個很重要的人之於你生命一樣。

很多年以前,年幼的我還未曾離開記憶了我無數美好的小城時,和一群人一起,吆五喝六似的在一個又一個小巷子裡穿梭,那些巷道,有著我們關於玩耍的驕傲,有著我們關於童年的美好,有著我們關於青春的思考,有著我們對於人生的繚繞。而這些,隨著城市的發展,隨著移民,逐漸的離我們遠去。兒時的我們,還未曾想到,很多年以後我們會對其懷念不已。前段時間,當我和從小在一個院子長大的發小一起聚會的時候,一個話題突然引起了我的思考:那一年,當我們整個院子的人們從我們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撤離,撤離到一個嶄新的地方的時候,有很多我們祖父輩的人離開了我們的世界。我在想,這是否是一種對於一座城市的感情和對生活的懷舊?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那是他們生活了太久的地方,有無數東西都埋葬在那裡,譬如青春,譬如家庭,譬如人生。他們將青春奉獻給了那裡,換回了自己的家庭,並用一生來為之奮鬥和呵護。我想這應該就是老一輩人給我們的忠告和提醒吧。人,不能忘本,不能忘記自己的曾經,不能遺忘自己是從哪裡來的,更不能放下祖祖輩輩遺傳下來的精神。

可是,這種東西,隨著城市的一步步發展,逐漸被我們遺失,經濟的發展,金錢的誘惑,讓我們越來越不懂得那些老祖宗們留給我們的精華。我不知道這到底應該是慶倖還是悲哀?總是聽到周圍的人說,老祖宗的東西都是封建毒害。但我想,其實不是,我們在一輩又一輩人的傳承中找到了很多東西,這些東西帶給我們的人生很多無法估量的力量,可我們卻無法理解。老人家常說,人在臨死的那一刻會看見自己的過往,同時也會理解老祖宗用生命和時間傳承下來的到底是什麼。

我們常常聽到,一個人為了一座城,守護了一生,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都未曾後悔。的確,一座城,孕育了一群人。當我們為了某些事不得不舉城背井離鄉的時候,總會有些老人家執拗地留在那裡,不肯離去。我想,這不是他們守舊和固執,而是經歷了太多年,他們已經對這座城市產生了一種強大的感情,離開,反而是對他們的迫害和殘忍。所以,當你我遇見這樣的時刻,不要老是以為他們很固執什麼的,沒有他們的這種信念,我們可能根本無法知曉和反思,到底什麼是我們生命的本源。

很小的時候,祖父常坐在那裡,撫摸著我的頭,眼神卻是看著遠方。當年那個幼稚的我,還無法理解這種眼神蘊含的意義,當多年後獨自在外漂泊的時候,我才理解到這種眼神蘊藏的所有內容,那是對於一座城市的回憶,對於過往經歷的眷戀,同時也是對生命的一種思考和傳承。也許這是一種歷經時間沉澱後才能出現的眼神,深刻中帶著些許滄桑,帶著對人生的累積。或許這些,只有在年紀漸長後才能明白。沒有經歷歲月的累積,就無法明晰那種感覺。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麼,像朵永不凋零的花,在一座城市的土壤中生根發芽,當許多年後,驀然回首時,才發現,其實這些東西已經在心裡盛開著一座茂密的花圃,離不開,抹不去,忘不了。或許這就是人生,這就是記憶,一個關於城市,關於成長的記憶,我們無法褪去它帶給我們的色彩和印記,就像生命存在的意義……Veterans may be wrong
a fresh herb flavor
The passage of the Olympic torch
At the children's Hospital of attention
Syria chemical disarmament
Love Snowden leak
Trans fat ban
Intersection
Open the window to my heart
Dam to protect the draf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