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人生境界亦如此

2014.01.21
常常去山中走走,自然的美趣讓人陶醉,有時久久留戀,仿佛時間已靜止了。記得香港鳳凰衛視主持人吳小莉接受訪談時引過這樣幾句詩,“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看見水中天,靜心修煉只為禪,原來退步是向前。”我一度很是喜歡。

常常在書桌前沉思,遐想人的生命就像一條河,河流流到盡頭就流到了大海,河流不存在了,河流死了嗎?答案是,河流沒有死,河流只是失去了自我的存在,活在了一種更加博大精深、自由自在的境界中去了。

生命過程中,不論經營愛情、事業、學問,勇往直前,後來竟發現是一條沒法走的絕路,山窮水盡,失落難免。此時看看天邊,雲卷雲舒,停下賞賞景色不遲,也許有別的路通往別處,就算根本沒路可走,還能向天空看——雖身在絕境,但心可暢遊太空,自在、愉快地欣賞大自然,體會體會寬廣深遠的人生境界,一定會不覺得自己窮途末路。況且,從“水窮”到“雲起”一至到“下雨”的過程,正如一個人在修行過程中遇到莫大的困難,有身體的障礙,有心理的障礙,還有環境的障礙,如果因此而望峰息心,把念頭回到初發的觀點上好好想想自己到底要的是什麼,一定會一所收穫,再回想當時的情形,看看自己目前,不是已經走了相當長的路了嗎?

所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人生的每個階段都可能發生“水窮”的狀況,如果用這種詩境來看待人生,處處會有活路。

“坐看雲起時”,是心情悠閒到極點的表示。雲本來就給人以悠閒的感覺,也給人以無心的印象,因此陶潛才有“雲無心以出岫”的話。通過這一行、一到、一坐、一看的描寫,詩人此時心境的閒適也就明白地揭示出來了。近人俞陛雲說:“行至水窮,若已到盡頭,而又看雲起,見妙境之無窮。可悟處世事變之無窮,求學之義理亦無窮。此二句有一片化機之妙。”這是很有見地的。

王維《終南別業》這首詩是其代表作之一。詩中把退隱後自得其樂的閒適情趣,寫得有聲有色,惟妙惟肖。詩人興致來了就獨自信步漫遊,走到水的盡頭就坐看行雲變幻,這生動地刻畫了一位隱居者的形象,如見其人。同山間老人聊聊天,把回家的時間也忘了,十分自由愜意,這是詩人捕捉到了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事例,突出地表現了退隱者豁達的性格。

只可惜今人要麼一葉障目,要麼不夠淡然,往往見山是山,見水是水,不能參透其中禪機,洞悉世間真諦。行到水窮處,入眼的無非乾涸的河床、枯黃的蒿草、單調的鵝卵石,心中恐怕會浮起失望和無奈。但這一切,于王維卻灑脫自如,以心觀水,以眼看雲,進而感受水氣乘風飄起,渾然物我兩忘,心境澄澈之趣。有人說陸遊的“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與此詩有異曲同工之妙,但陸遊強調的是在絕境中看到希望,有否極泰來、絕處逢生的慶倖,不免夾雜著些許患得患失的體驗。王維的這種淡然應該和“寵辱不驚,閑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雲卷雲舒”或許有著更多的契合。

曾有人向聖嚴法師求解“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為何意時,聖嚴法師化出了這樣一番道理:這說的是人生的一種境界,包括你的學問、你的事業、你的愛情,當你遇到困難時,不要總想著已經山窮水盡,要拋開悲哀失落的心境往旁邊或回頭看看,或許“複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從而得到一片世外桃源。再退一步講,即使真的無路可尋,也不要盯著腳下不放,抬頭看看天吧!雖然身處絕境,卻不能困住人的心靈,你還可以自在愉快地欣賞風景。

林清玄說過:“清淨心看世界,喜歡心過生活,平常心有情味,柔軟心無怨尤。”讓我們用寧靜的、淡泊的心直面生活,在這個充滿繁華和誘惑世界,去追尋簡單的生活,聆聽大自然美妙的律動。

我也常常一個人或與友人在月光下緩緩而行,自覺其樂融融。也或者像那個孤獨的散步者盧梭那樣,“只有在忘掉自己時才更韻味無窮地進行默思和遐想。”……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人生境界亦如此,如能以簡單的心境走進人生這一境界,那該何等美好啊!
亂了感覺
最熟悉的和最陌生的
花开有时
秋天的一棵樹
汝河釣韻
這一別已是天涯
松鼠
當雪紛飛時
一個人的雪
愛情的定義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