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一紙散夢

2014.03.03
時光如水,總是安然。日子,於淡靜若水中滑過,回眸,有些許心語,朦朧,無痕。夢,已失天涯,如今,踽踽而行。

依稀,是你,夢的存在,將萬般牽念搖曳,陌上花開,我等你來 。來了,你終於來了,似乎抓住了 ,又似乎摸不著,因為它走了,毫無徵兆,我開始慌張,開始趲趕 ,我還能如以前麼?歲月走過的聲音,只有傾聽,我想。

曾以為,此岸與彼岸無橋也能相通,以為心可以永遠靈犀,可我怎麼忘了,此岸與彼岸終究還隔著一條宿命的河流,無論如何努力,最終還是無法泅渡,無法抵達。曾以為,努力了 ,堅持了 ,等待中總會有奇跡出現,孰不知“獨立”兩個字的突然出現,讓我在等待中亂了陣腳。曾以為,路的盡頭總離不開宿命,以為用心感受,用心領悟,踏實向前,陽光總會照耀額前,孰不知接連的迷失,干擾著我連個路的方向都不清楚。是宿命弄人?還是自我摧殘?一切的一切變化的找不到思緒。

孤獨靈魂在綣駐厚厚的落塵上,空洞的雙眸,無神的望著,安於這深沉的黑色,深深呼吸。在繁星銀鎖中,我原是孤獨的,便歸於孤獨裏,不想去去涉足繁華盛世,是與我無關的,我只任由此刻,寂寞成海。只因承受不起一場又一場的落幕,在喧囂、虛榮的紅塵找不到我的影子。習慣了用這種方式,墮入落寞的夢境,在城市的輾轉,霓虹閃爍的夜色,孤單中誰還記得回首間的凝望,消逝的青春蒼白的年紀,心底還剩下多少激情,已經少了年少時的不安分,少了那時的銳氣,不再青澀的華年裏都填滿了成熟。

遇見,別問是劫是緣,心猶如石頭墜入了這條河中,無論怎麼打撈,都找不到。人這一生,總會有一個人是你解不開的心頭結,總會有一個人是你看不夠的癡情書,總會有一個人是你做不完的相思夢,總會有一個人是你流不完的癡情淚,總會有一個人是你讀不夠的朦朧詩,總會有一個人是你寫不完的婉約詞。 你就在這心頭結中行成風,你就在這癡情中羽化成蝶,你就在這癡情淚中翻江倒海,你就在這相思夢中立地成佛,你就在這朦朧詩中望穿秋水,你就在這婉約詞中纏綿悱惻。這一個人也僅僅就是一個人,猶如我的夢,倔強的改都改不了,忘了忘不掉,心裏總抱希望,總心存念想.

也許 沒有人知道,這世界上,究竟有多少情,屬於淺相遇,深相知;更沒有人知道,這世界上,究竟有多少情,屬於默然相伴,寂靜歡喜。於萬千的人群中,於無際涯的時光裏,一個人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恰巧奔赴到你的人生中來,這,何嘗不是一種深深的緣? 四目相望的日子,是年華裏最美的時光,縱使隔了蒹葭蒼蒼的水湄,仍會有陽光般的歡喜在心裏,因為知道:無論何時,月盈,情在;月缺,情亦在。因為“你”只一個回眸,我已月光傾城。

孤遠的寂寥,染了紅塵幾何?雖然世俗的故事是如此的婉轉崎嶇,你雖然還是在故事的外面,但我沒忘掉,也不放棄,追逐,拼搏,堅信總有一天你會出現在故事裏。

伊夢, 縱使瘦了紅塵,濃了秋意,老了紅顏,封心,畫地為牢,不言悔.................
The Mexico captured suspected drug traffickers
Our life is the romantic life
Worth and OK
Ireland's biggest sports pictures
Live beautiful
That piece of dream
Look forward to
The fall of a busy season
Life geometry thousand Hu tears
Time still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