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燈下雜談

2013.07.17
17114.jpg
昏黃的燈光,昏昏噩噩的日子,心靈似乎已被蛀空。細思量,昏噩中難免仍帶有浮躁,帶有企求。

沉沉的夏夜,沒有一絲風,空氣仿佛凝固了似的,酷暑肆虐,令人窒息。窗外,灰暗的天空,看不見星星,看不見月亮。我渴望;一道閃電撕破這厚厚的天幕,我渴望;一聲驚雷打破這寂寂的夜空,讓風雨快快來臨,驅散這漫天陰霾,還我清涼!

消暑解渴漫思茶。沏上一杯鐵觀音,點燃一支煙,我默默地注視著茶葉在水中緩緩展開,葉片粗粗拉拉的,湯色混黃,這不是好茶,僅能解渴而已。如是好茶,甘冽芬芳,必令人身心愉悅,精神振奮,中醫書上有長期飲茶能開竅通淤延年益壽之說。茶經記載;"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上者生爛石,中者生櫟壤,下者生黃土。凡藝而不實,植而罕茂,法如種瓜,三歲可采。"據我所知,茶,大致可分上中下三品,每品還可分上中下三等,這上品一等,就是茶中極品,是極難得的,據說有的名茶每年僅能產幾兩。要論茶之極品,首先必須是品種優良且純,生長環境絕佳,能確保其長年能充分吸收天地之靈氣,承受日月之精華。其次是適時采摘,須得在農曆雨水之前,挑風和日麗的早晨,摘其頂尖之芽。再其次是經制茶高手的精細加工。其中條件,一項都不得有半點欠缺,否則,就只能是降品降等。如此極品,須得有福有緣之人方能品得,尋常人一生不可遇,更不可求。

雖然極品之茶與我無緣,但稍次等的自以為還是品嘗過的。記得七十年代初的一個暮春,遊太湖到黿頭渚,無意中走到光明亭下,忽見一茶肆,大概是當時玩累了,就去歇腳稍作休息。進到裏面,只見肆內彌散著濃濃的茶香,茶案條凳,古色古香,很是高雅,茶客不多,十分清淨。剛臨窗坐下,肩上搭著白毛巾的茶博士就前來禮貌地詢問要泡什麼茶,當時,我也真不知天高地厚,隨口就說來一杯最好的。不一會,茶博士托著茶盤前來,在我面前放下一只精致異常的茶盞,茶有七分滿,幾十顆雀舌似的茶芽半浮半沉,嫩黃透綠的茶湯賞心悅目,舉盞聞之,一股清香直上腦門,沁人心脾,淺啜一口,舌齒留香,頓使人神清氣爽,竟有飄飄欲仙之感。我飲茶數十年,飲出那感覺的,是唯一的一次。在結帳時,小小的一盞茶要了我當時近半個月的工資,不免心痛不已。但如今想來,物有所值,況有此經曆,花那錢也確實值了。

飲茶,大忌的是在焦渴之時,不分好壞,胡亂飲之,這無異於飲鴆止渴。劣茶,雖能緩人一時之渴,但隱患實在太多,輕則使人嘔吐腹瀉,重則令人頭暈目眩,甚至昏迷驚厥。更有甚者,殘毒遺留腹內,終身伴隨,時不時地發作,讓人防不勝防,痛苦萬分,嚴重的還會遺毒後代,禍害子孫。因此,飲茶前,得仔細分辨一下,至少要究其來源,察其本質,倘或出自虎狼之窩、蛇蟲之穴,那奉勸諸君,寧可渴死也千萬別飲,否則必將遺恨終身。

我喜歡白開水,它純淨,它恬淡雋永。

我亦喜歡烈酒,它使人亢奮,使人熱烈。

但我更奢望能與一杯真正的好茶長相守。品味 女孩子本就是這樣的 我執性格的講座 我們可不可以如此幸福 圍牆角落 多麼愜意得春天 後面是一串足跡 媽媽 一顆參天大 似水年華的夢裏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